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職稱,核心期刊等學術咨詢服務的平臺。
展開

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現狀

發布時間:2020-10-27   |  所屬分類:醫學校驗: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目的調查分析某院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現狀。方法分析科護士長處理各病區每月上報的兒科護士孕期休假情況,詢問2011—2016年孕期休假的護士在懷孕休假期間是否存在疾病性因素,統計非疾病性休假人員數量。結果69.28%的兒科護士懷孕期間的休假為非疾病性休假,休假原因主要為夜班倒班、工作強度大、家人擔心工作可能影響胎兒健康等。結論兒科半數以上孕期休假護士未合并有疾病因素,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可能會增加醫院人力成本的消耗和在崗人員的工作壓力、間接的延長護士的培訓周期、加大潛在隱患發生的風險、降低患者滿意度,護理管理者應進一步尋找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的原因,制定相應措施以減少非疾病性休假對醫院的影響。

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現狀

  關鍵詞:兒科;護士;懷孕;非疾病性休假

  隨著二孩政策的全面開放,未來5年我國孕產婦、新生兒以及兒童的數量將會大量增加[1]。路睿[2]研究顯示山東省兒科醫護人員遠低于每千名兒童所需配置的數量,且增長速度也很緩慢。兒童生長發育不完善,各年齡段都具有其獨特的生理和心理特點,兒科護士培養周期長,?铺厣珡,一旦兒科護士休假,從其他科室補充過來的護理人員很難快速勝任兒科工作。本研究對某醫院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即懷孕期間未合并有任何疾病性因素的休假)進行現狀調查,分析兒科護士非疾病性休假對醫院的影響,以期為醫院管理者進一步尋找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的原因提供參考,F報道如下。

  1對象和方法

  1.1對象

  2011—2016年成都市某三甲?漆t院兒科懷孕護士,排除來院進修、實習、規范化培訓及?婆嘤柕淖o士,共166名。研究對象基本情況見表1。

  1.2方法

  1.2.1調查方法設計《兒科護士懷孕狀況調查問卷》,經過6名護理專家進行問卷咨詢并修改后下發:(1)一般資料:包括年齡、工作年限、婚姻狀況、文化程度、家庭平均月收入、懷孕分娩計劃、配偶工作情況及配偶平均月收入等8項資料。(2)懷孕后休假意愿和可能提出休假的原因:包括非疾病因素和疾病因素兩大類,其中非疾病因素分為工作強度、工作時間、工作環境、工作科室或工作崗位、住家到醫院上班所需要的耗時、家人對懷孕后繼續在院工作的支持情況、醫院各種檢查頻率及繼續上夜班對胎兒的影響等9個提問和建議。(3)懷孕及分娩狀況(僅有過懷孕分娩經歷的護理人員填寫):包括懷孕年齡、次數、分娩次數、自然流產次數、人工流產次數、懷孕時是否存在妊娠合并癥或并發癥、懷孕時居住情況、懷孕時到醫院上班所選用的交通工具、懷孕時住家到醫院上班耗費的時間、懷孕期間休假次數、休假時的孕周、提出休假時所在科室和所在崗位等,共13個問題。在崗人員發放紙質版調查問卷,休假人員采用電子版問卷發郵箱填寫。1.2.2統計分析使用EXCEL錄入調查數據,計數資料采用百分比進行描述性分析,了解兒科懷孕護士的休假情況、懷孕休假的原因及非疾病性休假現狀。

  2結果

  2.12011—2016年兒科懷孕護士休假情況,見表2。2.22011—2016年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休假情況,見表3。

  3討論

  3.1醫院人力成本的消耗

  2011年—2016年,兒科除3個監護室的免陪病房外,新增病床142張,有陪病房的床位量由456張擴展到598張。為滿足病床增加的需要,該院在6年間新招聘兒科護士83名,離職21人,退休13人,調離兒科序列16人,離職人員中有4名為新招聘護士,余下17名人員與退休護士及調離兒科序列的護理人員均為工作多年的員工,2016年12月統計的兒科護理人員在崗人數為378人。2012年,在全國兒科護理學術會議上,護理協作組傳達了兒童醫院的新共識[4]:兒科病房床護比≥1∶0.5,新生兒病房床護比≥1∶0.6,而該院兒科病區床護比與新共識還有一定的差異。在此情況下,僅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人數平均每年有16±0.42人。護士非疾病性休假期間醫院仍要承擔“五險一金”和基本工資,相當于醫院平均每年需要承擔至少16名不在崗人員薪資,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醫院不必要的人力成本支出。

  3.2在崗護理人員的工作壓力

  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的人員主要是工作在3~5年的臨床護士或護師,正是科室的一線中堅力量。此時期護理人員的休假,為科室的工作安排帶來了一定的困難,為保障患者治療的順利進行,部分科室通過延長在崗人員每日工作時間或調整低年資護士(1~3年)5天工作制為6天的途徑解決。陳婷婷[5]認為兒科護士的心理健康水平比其他臨床科室護士低,兒科護士存在較大的心理壓力,容易產生職業倦怠感。在這種現狀下,再延長護理人員的工作時間,無疑是雪上加霜,甚至有可能促進護理人員萌生離職意向,進一步加大在崗人員的工作壓力[6]。

  3.3護理人員的培訓周期

  因孕期非疾病性休假人員主要集中在臨床一線,而醫院通過規范化培訓途徑補充的護理人員,需要經過兩年的輪轉,保證至少通過六個科室的培訓,且規培生一般招收對象為應屆畢業生,入院第一年沒有護士執業證書,必須在老師的帶領下進行操作,不能單獨值班。4個月的常規輪轉后,規培生只是剛好掌握了科室的一些簡單操作和基本的理論知識,?颇芰O其欠缺,無法快速的融入科室工作中。醫院招聘的護士有執照證書,但定科的護士都有至少3個月的培訓周期,經過3個月的培訓后,雖然大部分本院的護士都能單獨值班,但專業能力仍然欠缺,還需要長時間的臨床實踐,才能滿足兒科護士的要求,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延長了護理人員的培訓周期。

  3.4潛在隱患發生的風險

  護士懷孕休假后,部分科室通過將護理組長臨時調整至該護士原有崗位輪班,或提升低年資護士至此人崗位。經過調整,護理組長進入輪班后就缺少足夠的精力檢查和督促本組護理人員的工作,且輪班后白天經常不在崗,無法把控本組的護理質量;而如果低年資提升到新崗位,又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和適應,在調整期間,難以保證其工作的順利完成,即使部分護理人員順利完成新崗位的臨床工作,也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質量問題。同時,規培生由帶教老師進行一對一的教學,但規培始終不同于實習,規培生已經具有一定的臨床工作經驗,帶教老師也需要給規培生大量的學習和實踐機會,加之懷孕護士休假和患兒數量的增加導致的護理人員不足,部分帶教老師為準時完成工作,沒有按照“放手不放眼”的規范嚴格執行制度要求,而是在一些簡單操作時,放任規培生獨自操作,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

  3.5患者滿意度的影響

  該院兒科護理人員工作崗位分為責任護士、辦公護士、總務護士、責任組長和護士長,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時的工作由科室安排其他護理人員完成,但每名護理人員勝任的崗位不完全一致,如辦公護士一般各科室都固定由一名高年資護理人員擔任,因此通過內部人員進行崗位調整存在一定差異性,不一定能完全滿足原有休假護理人員崗位的需要。其次,也有科室通過由多名二年級有執業證書的規培生頂替原休假的護理人員崗位的方式緩解休假導致的人員不足。無論由本科室人員還是二年級規培生調整到新崗位,都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過程,特別是規培生還存在專業知識不足的問題,在擔任責任護士工作崗位的過程中,可能被患兒家屬的提問難住,進一步導致家屬的不信任,降低患者滿意度。

  4小結

  綜上所述,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可能會增加醫院人力成本的消耗和在崗人員的工作壓力、間接的延長護士的培訓周期、加大潛在隱患發生的風險、降低患者滿意度,而孕期非疾病性的護士本身不存在任何疾病問題,如果能減少兒科孕期非疾病性休假的護理人員數量,則可能避免上述問題的發生。因此,護理管理者應進一步尋找兒科護士孕期非疾病性休假的原因,并采取針對性干預措施以減少非疾病性休假,從而最大限度的降低對醫院的影響。

  參考文獻

 。1]劉梅訊,孫天敏.實施全面二胎政策對醫療資源的需求及其策略分析[J].中國衛生產業,2017,14(05):187-189.

 。2]路睿,王。綎|省兒科醫護人員短缺狀況與思考[J].中國社區醫師,2018,(06):180-181.

 。3]鄭顯蘭,郭蓉.兒科護理人員配置現狀與思考[J].中國護理管理,2012,12(08):9-12.

 。4]陳婷婷,張利,周愛萍.兒科護士職業壓力、應對方式及社會支持與心理健康相關性分析[J].蚌埠醫學院學報,2015,40(02):221-224.

 。5]賀慧陽.傳染科護士孕期工作體驗的質性研究[J].當代護士(上旬刊),2019,26(02):4-7.

  作者:李雪 王麗英 王玉瓊 王穎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alhcbejv.buzz/yixuexiaoyanlw/22269.html

    上一篇:指標檢測在心力衰竭的作用
    下一篇:人體解剖學心臟教學設計

    成都麻将技巧研究 代玩快三兼职有危险吗 海南环岛赛游戏玩法 官方老时时彩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遗漏最大 怎么看五分彩走势图 ag真人娱乐平台下载 21点怎么玩_点击登陆 22选5中奖规则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一波中特最准 双色球蓝球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哪里下载app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 快乐赛车开奖官网 比特币平台哪个好 南京麻将中的学问